>历史秘闻>日军731部队发指行径:折磨女囚花样太多(1)

日军731部队发指行径:折磨女囚花样太多(1)

2017-02-11 13:34  凤凰网  火炮军事  字体大小:[ 中 ]

【导读】:把中国人民的生命和天竺鼠同等看待,在良心上丝毫也没有什么痛苦。这种无法形容的残忍和残酷,在我的思想中是根深蒂固的。...

  把中国人民的生命和天竺鼠同等看待,在良心上丝毫也没有什么痛苦。这种无法形容的残忍和残酷,在我的思想中是根深蒂固的。


  我出生在陆军现役大佐军人家庭,在日本从中国掠夺走的台湾度过了少年时代。


  对殖 民统治下的中国人和当地台湾人,已习惯地不把他们当作人,我行为傲慢。在我生长的环境里,不知不觉地被一种神秘的乌云所遮盖,狂妄的地民族优越感和疯狂的侵略思想渗透到我的血液里。


  这作为日本军 阀的中心思想,同盲目崇拜天皇一起,愚弄国民,强行驱赶他们上战常那种最凶恶、独善排外的纳粹之流的 “大和民族优越论”,象浊流到处泛滥,使日本的文化陷入空白。在践踏理智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的黑暗时代,我是医学的学生。


  毕业后便进入侵略军队的机关,我在野战部队生活三年多的体验竟公然被人称赞,我对这种非人道思想已习以为常。



  731解剖现场



  731解剖现场


  作为战场上无聊生活的代价,我认为不做只有战场上才能做的医学研究是个损失。这种肮脏的利己主义,使我逐渐把中国人的生命与蝼蚁等同,最后变成了失去理智 和人性的魔鬼。那是4月10日前后的事。外科的不足20名患者几乎都由水谷见习士官照料。暂时无事可做的我,想起骑马解闷,于是来到马棚。正在上马鞍子的 时候,卫生兵来找我。


  “野田军医,……院长让您去一趟。”


  咦,是现在吗?……我走进院长室。院长是军医少佐,叫丹保司平。他在桌后傲慢地仰靠在椅子上,看见我,他哈了一下腰说:“你去年在12军的军医教育中看过活人解剖,对吧?……”


  他这么一说,我明白了。心想这太好了!这时,我把身子向前探着。


  “是的”,我点着头。院长又把脸凑近一些,眼中闪着光。


  “这么回事,焦作镇宪兵分遣队告诉我们,有一个中国人可以由医院适当处理。”


  我立即回答说:“干吧!”


  “嗯,我打算利用这个机会进行一次军医教育,好在你也有经验。你以教官的资格制定一个计划,可以吧?”


  “明白了。去年在郑州我只是在旁边看,没有亲自动手,真遗憾,……可是,院长,做法跟去年一样吗?”


  “那当然!是那种普及教育计划呀!”

  • 第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下一页
  • 尾页
  • 共9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