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军事历史>震撼!彭德怀至死没弄明白的敌人就是他(7)

震撼!彭德怀至死没弄明白的敌人就是他(7)

2017-01-11 14:36  互联网  火炮军事  字体大小:[ 中 ]

【导读】:谁是彭德怀的真正“克星” 至死不明的敌人?答案只有一个,那就是黄维...

  三十八年弹指一挥间,即使到了1987年,黄维心中的块垒依然耿耿。这些已去九泉的老人,对于那些历史旧账,是是非非,是纠缠不休,还是握手言和?我们无从得知。


  在战犯所的“冥顽不化”


  后来,黄维又谈到在战犯所的故事。黄维原名“悟我”,后改为“培我”。可就为“悟我”“培我”之名,在战犯管教所里,他曾跟学习小组长打过一架。



  在战犯所,他对学习小组长邱行湘没有好感,认为这个原陈诚的卫士长“一点气节都没有”。可邱行湘不服气,反唇相讥,在会上揭发道:“黄维本来字‘悟我’,一次蒋介石给黄维一张自己的照片,在背后题字落款错写成‘培我弟惠存’,黄维就此改称‘培我’。嘿,连自己祖上起的名字都可以随便改的人,有什么资格谈气节。”黄维顿时火冒三丈,跟邱行湘扭打起来,这也成了战犯所的一段“名人轶事”。


  改名一事,事出有因。淞炉会战后的1938年,黄维被蒋介石任命为十八军军长,矢志杀身以报。在从皖南转战江西途中,蒋介石召见黄维,并赠他一张戎装照,照片背面写着:


  培我将军惠存蒋中正


  从此以后,黄维改为“培我”。


  在抚顺和功德林战犯所里时,黄维是“冥顽不化”的典型。每每在学习会上,他不是徐庶进曹营--一言不发,就是“大放厥词”,并时时维护蒋介石的声誉。他把于谦的《石灰吟》和文天祥的《正气歌》抄录在本子上,随身携带,立志“粉身碎骨浑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间”,并像文天祥坐牢时那样:“彼气有七,吾气有一,以一敌七,吾何患焉?况浩然者,乃天地之正气也!”他当年的顶头上司杜聿明,在狱中读毛泽东的《论持久战》,写了一万多字的笔记,还要求寄给蒋介石看。而黄维却不屑一顾,拒绝了任何悔过书,昂起脖子说:“我无罪可悔!”于是杜聿明于1959年第一批获特赦,黄维却多关了16年。


  黄维的难弟文强




  • 第一页
  • 上一页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下一页
  • 尾页
  • 共9页

二维码扫描 关注火炮微信

二维码扫描 扫码下载APP